新万博体育投注官网-考试分数为352分

荷包里有钱,升级万事都不愁,同时也就有了继续赚钱的本钱。洒豪情,入昆仑,《热血昆仑》记载了一段只属于你的传说!《热血昆仑》杀人抢怪!起因皆“红包”《热血昆仑》红包内测于1月29日火爆开启,近日游戏中却频频传出集体杀人抢怪的消息,如此一来打打杀杀闹得满城风雨。在游戏中,装备的提升大大减少了资源的浪费。

当前位置: 主页 > 威望卷轴X2 >

北国之冬,教育之春: 李润良校长考察北欧基础教育

时间:2016-11-07 来源:曾国藩学校 作者:李子园

2016年10月24日14:15分,由中国民办教育协会组织,我校董事长李润良与来自全国的20余位中小学校长一同踏上了芬兰首都赫尔辛基的土地,开始了北欧基础教育考察之旅。

如果要给这一次的北欧基础教育访问总结出三个关键词,那便是:信任、安全感、合作。

一、 信任

“信任”这个词,在芬兰的基础教育考察中被屡屡提及。无论是比斯帕兰小学的Markku校长谈及教师对学生的考评,还是曾任欧盟中小学校长协会主席的芬兰基础教育专家Eeva女士提到教学课程的设置,亦或是坦佩雷市教育局国际处官员回答与教育局管理有关的问题时,他们都用“信任”来作为回答的基础。

Markku校长说,我们对学生没有使用统一的考试和分数标准进行考核,而是通过平时的观察,和学生自己总结一个学期学到了什么,做出文字性的评价。说实话,放在我国内,有多少老师或家长会认为七八岁的孩子能给自己客观的总结呢?

此行访问的另一所芬兰名校——万达国际学校校长Sanna女士告诉我们,为了普及IT教育,政府为每位学生配备了一台平板电脑,学校老师并不限定平板电脑的使用时间,也不禁止玩游戏,而是对学生的自我管理给予了极大的信任。

不仅仅是对学生的考评,校长对老师的考评也基于“信任”。

Eeva女士在任欧盟中小学校长协会主席前,曾做过25年小学校长。她谈到,基于国家议会和教委制定的教学大纲下,老师可以自由调整上课内容和形式,而学校并不加以干涉,除了每学年初提交的年度工作计划和学年末与校长一对一的总结,没有更多的工作报告,也不需要应付附加的督导。

这种“信任”同样体现在教育局对学校的管理上。

当有人问Markku校长“教育局怎么对学校实施管理”时,校长先生反问“你们想听官方的回答还是实话?”在获得“实话”的答复后他笑着答道:“我想不起来教育局有管理什么,他们可能一年来一次,也有可能没有来。”

在与坦佩雷市教育局国际处官员座谈时,我们把未解决的问题再次抛出。这位标准的北欧帅哥回答到:“芬兰的师范专业很难申请,毕业后获得教师资格的毕业生只有10%,而且必须获得教育学硕士以上学历才能担任小学老师。这样的情况下,教育局对学校的教学工作十分信任,国家教育部大概十年制定修改一次与教育相关的法律,教委除了财政拨款和任命校长,大概也没做什么了。”

由此看,在芬兰的基础教育系统中,从学生到老师,到学校,再到教育部门,评估和管理的基本理念都在于“信任”二字。甚至,当我们在各个学校进行拍摄时,校长都只是提醒我们:“在北欧如果需要公开发布孩子的正面照片,需要获得家长的签字许可。”然后便给予了我们拍摄的自由,和遵守这一要求的信任。

“无论是本土居民,还是国际移民,我们要让每一个孩子都受到好的教育,这是我们的芬兰梦。”坦佩雷市副市长Aaltonen先生如是说。这也许就是芬兰教育如此受人推崇的原因,基于信任,施于大爱,成于教育。

二、 安全感

从雨雪交加的芬兰去往阳光明媚的瑞典,我们感受到了不一样的基础教育系统和理念,而同样有一个关键词频频出现:“安全感”。

我们在瑞典的公务访问第一站,来到了Vastra Stenhagenskolan国际学校。学校校长在介绍学校概况时提到,除了任课教师以外,还有一个“健康团队(student health team)”。这个团队由医生、护士、心理咨询师、特殊教育工作者和职业规划师组成,主要负责学生的身心健康,正确引导学生的发展方向,防止出现校园霸凌和歧视,每周一次的团队例会旨在讨论学生需要增强哪方面的帮助,或者哪些学生需要额外的帮助。校长说,这个健康团队是孩子们在学校获得安全感的保障,与任课教师一样扮演着不可或缺的角色。

与芬兰一样,瑞典从小学一年级到大学毕业全部由政府提供免费教育,无论公立学校或私立学校都会获得相对宽裕的财政拨款以维持学校运转。当我们来到瑞典的公务访问第二站:Ramsta小学时,学校校长却告诉我们学校也有可能遇到财政预算超支的情况。有时候是由于学校接收了有学习障碍的孩子,需要加聘特殊教师来特别辅导学生;有时候是移民到瑞典的孩子的低受教育程度将会分流走更多教学资源,学校同样需要加聘教师。

当我们问“如果财政预算超出了政府拨款怎么办”时,可爱的女士抿着嘴沉吟了一会儿,坚定的回答:“那就超支吧,无论怎样要保证足够的教学资源。”

众所周知,近年的瑞典涌入了大量中东难民,而这些难民中有很大基数是学龄儿童,其中不乏十来岁却从未接受过教育的孩子。虽然瑞典的PISA成绩逐年下降可能源于难民潮,可他们并没有因此放弃任何一个学生,而是无条件的接纳,和无私的帮助。

Vastra学校校长所说的一句瑞典谚语令我印象深刻:“货币只能在某个国家内使用,但知识是全世界通用的。”大概正是这种信念让他们无意间贯彻了东方的“有教无类”,也正是这信念让不同种族的孩子能在学校获得一样的安全感。

三、 合作

即将离开瑞典前往丹麦时,我们收到了即将访问的汉斯国际学校发来的信息:需要我们给学校的孩子做15分钟的交流,然而交流内容和形式却没有说明。“这是要干嘛呀?”“什么叫参与其中的教学感?”带着许多疑问和一分忐忑我们来到了汉斯国际学校,并获得了此行最后一个关键词:“合作”。

汉斯国际学校校长Lars先生和国际部主任Kirsten女士在瑞士、中国、丹麦三面国旗下把我们迎入学校,而后便把我们分别分配给七组学生,由学生各自带领着参观校园,时长15分钟。这时我们方恍然大悟,“15分钟的交流”就是指参观过程中学生与我们的自由交谈。

在这15分钟里,我们发现了妙趣横生的艺术教室、设备齐全的牙齿检查室(政府在这所学校设立了免费医疗点,为学生每个月检查一次牙齿)、香味扑鼻的烹饪教室、木材丰富的木工教室(这是北欧的特色课程,我们参访的六所学校都有设置,规格不一)、扎着帐篷的操场等等颇具趣味的场景。更有趣的是引领我们组的五个孩子每个人轮流介绍一个地方,回答我们提问时也没有出现抢答或沉默,好像与我们事先彩排过一般。

参观烹饪教室时刚好碰到学校的烹饪教师,在与这位老师的闲聊中我找到了“彩排”的答案。她谈到:“设置烹饪课程不仅仅是为了让他们掌握生活技能,18岁以后离开家能养活自己,减少食用垃圾食品,更重要的是在烹饪过程中锻炼他们的合作能力,就好像看到隔壁同学土豆没切好能去帮忙切,一个人管不过来两个炉子时懂得和同伴分工,这样的能力会对他们的成长有很大的帮助。”

是的,没有彩排,只有孩子们积日累久培养的团队合作能力。

如果说汉斯国际学校用丰富的教学设计让我学习到“合作”的形式,那欧登塞国际学校则用他精妙的校园艺术让我领略了“合作”的意义。

地处安徒生故乡的欧登塞国际学校是全丹麦排名前十的私立学校,然而步入校园的第一感受并不是他有多么高端,而像一个梦寐以求的家园。让人眼花缭乱的玩具,百年以前绘在墙上的童话,堆满了靠枕的小木船,挂着十余种不同灯具的教室……温馨,有趣,轻松,愉悦。完全不搭界的物件却完美的融合在一起,不拘形式,不拘年份,不拘是否与学习有关。

Johanne校长在座谈会上告诉我们,在这所学校,老师的职责只有50%是完成教学任务,而剩下的50%是让学生快乐成长。在最新的课改中,学校把传统的缝纫和手工等家政课合并为一门创新艺术课程,要求学生分组根据相同的内容,设计不同的项目并完成,而后老师根据合作能力和项目质量做出评价。

合作的意义,就像校园里的各色物件的组合,让学生发现自己合适的位置,让不同的人融合在一起却能创造出匪夷所思的价值。在这样的教育观下,丹麦拿那么多诺贝尔奖也是有迹可循的吧!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责任编辑:admin)